中國體育收藏門戶網站?

CHINA  SPORTS  COLLECTION  PROTAL  SITE

行業動態

INDUSTRY DYNAMICS

藝術品拍賣市場的調整與困惑
來源: | 作者:pmtebefa0 | 發布時間: 2019-05-10 | 174 次瀏覽 | 分享到:
2018年拍賣業走過了持續調整的一年,從保利、嘉德、誠軒、匡時、西泠等拍賣企業的成交情況來看,此季共上拍5.6萬件拍品,同比下降10.67%,成交總額165.38億元,同比下降20.87%。
文徵明 《溪堂別圖》 8797.5萬元 北京保利文徵明 《溪堂別圖》 8797.5萬元 北京保利
明末清初黃花梨麒麟壽字紋圈背交椅 2737萬元 北京保利明末清初黃花梨麒麟壽字紋圈背交椅 2737萬元 北京保利
安思遠舊藏善本碑帖印譜11種 1.926億元 中國嘉德安思遠舊藏善本碑帖印譜11種 1.926億元 中國嘉德

  2018年拍賣業走過了持續調整的一年,從保利、嘉德、誠軒、匡時、西泠等拍賣企業的成交情況來看,此季共上拍5.6萬件拍品,同比下降10.67%,成交總額165.38億元,同比下降20.87%。而億元拍品方面,去年所產生的10件億元拍品也遠不及2017年的17件。令人欣慰的是,市場表現低迷,但卻朝著更加“精雕細琢”的策略進行調整。此外,新藏家的強勢入局和熱點板塊的輪動給市場釋放了積極的信號,那么,2019年拍賣市場又將呈現怎樣的態勢呢?

  市場內冷外熱

  據中國拍賣行業協會此前發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1-10月文物藝術品和股權債權、房地產等拍賣業務成交額均出現了超過20%的降幅。在資金收緊、競爭激烈、優秀拍品稀缺的形勢之下,各家拍賣行也面臨著寒冬帶來的嚴峻考驗。2018年全年,中國嘉德交出總成交額58億元的成績單,北京保利也以總成交80億元的成績收官,但兩家公司的總成交額均不如上年。

  從春秋兩季拍賣的情況來看,2018年拍賣市場下行的趨勢更為顯著。一般而言,受年終企業流動資金不穩定等因素的影響,通常情況下秋拍的成績應好于春拍,但這樣的情況卻未能出現在今年的拍賣市場中。據雅昌藝術網數據顯示,北京保利2018年秋拍總成交額為25.5億元,環比下降10.08%,同比下降40.5%;北京匡時秋拍總成交額為6.84億元,環比下降54.19%,同比下降57%。而中國嘉德得益于大觀夜場潘天壽《無限風光》、傅抱石《蝶戀花》等高價拍品的成交,較春拍環比增加了21.57%,但同比2017年秋拍的成績卻下降了18.6%。

  雖然內地拍賣市場略顯低迷,但坐享關稅優惠和拍品資源的香港市場卻“這邊風景獨好”。作為亞洲重要的藝術市場,香港拍賣市場聚集了全亞洲最好的拍品資源和藏家資源。香港蘇富比(微博)2018年總成交額高達76.8億港元,創造了蘇富比扎根亞洲以來的最好成績。而佳士得香港則以4.636億港元的高價釋出蘇軾《木石圖》,創造了佳士得香港拍賣史最高單件拍品紀錄。

  相較于蘇富比和佳士得而言,內地拍賣行在香港市場的經驗有所差距,但通過多年的市場歷練,即便在內地市場不景氣的形勢之下,內地拍賣行在香港的表現依然可圈可點。2018年中國嘉德(香港)表現得尤為搶眼,以全年11億港元的成績創造了中國嘉德進駐香港市場六年以來的最好成績,比上年增加了13%。保利香港2018年成交額為21.5億元,雖然不及上年的28.9億元,但在整體“錢荒”的經濟形勢之下,依然表現得十分穩健。

  在中央財經大學拍賣研究中心研究員季濤看來,“雖然近幾年內地拍賣行已經逐漸在香港站穩腳跟,但與蘇富比、佳士得等國際巨頭拍賣行相比仍有較大差距。在他看來,內地拍賣行的重點仍集中在書畫板塊,但蘇富比、佳士得每年都會有新的變化,內地拍賣行還處于“跟著走”的階段,因此,打造更加國際化的品牌依然是內地拍賣行征戰香港的努力方向”。

  板塊輪動顯著

  梳理今年拍賣市場的整體情況不難發現,2018年的拍賣市場古代書畫板塊表現平平,一向處于增長態勢的當代書畫板塊也未能延續上揚的態勢,而曾經的冷門板塊古籍善本卻驚喜不斷,表現尤為搶眼。其中,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安思遠藏善本碑帖十一種以及宋刻本《石壁精舍音注唐書詳節》進入“億元俱樂部”,9件古籍善本逾千萬元成交。此外,古董珍玩板塊的乾隆御制洋彩“江山一統”八卦玲瓏旋轉筆筒、家具板塊的明末清初黃花梨麒麟壽字紋圈背交椅都以令人驚喜的價格成交。

  拍賣史研究專家趙榆預測,古代書畫板塊估計2018年要比2017年下降20%;近現代書畫因有超億元拍品的支撐,表現算是平穩;當代書畫下滑得最厲害,預計2018年會整體下滑50%多。油畫總的來說比較平穩,但總成交額還是有提高的,畢竟有吳冠中的《雙燕》在支撐。古籍善本和碑帖信札板塊有比較大的增長,如上半年增長了近70%。

  季濤表示,一般來說板塊的輪動是因為價格的問題,在經濟下行的形勢之下,以往那些價格相對較低的反而會引起藏家的關注,但對于高價拍品,藏家出手會更為謹慎,這就表現為高價拍品的滯漲。“碑帖一般都是小圈子在收藏,2018年良好的表現相信也會使得這一類拍品的價格提升。”

  令人感到遺憾的是,2018年近現代書畫板塊有相當數量的重量級拍品流拍。有業內人士認為,在經濟環境略顯疲態的形勢之下,不僅拍賣行在選擇拍品時格外謹慎,買家出手也更加謹慎,在雙方都如此謹慎的情形之下,明星拍品的流拍也很可能與估價過高有關。同時,經過長期的培養,藏家手中的近現代書畫拍品已經近乎飽和,如果估價過高的話,藏家往往不愿意出手。

  新藏家入局

  實際上,藝術品市場在經歷了2010年的爆發期之后開始進入調整階段,處于調整期的藝術品市場不僅是各家拍賣行策略調整的時期,同時也是新老買家調整交替的階段,2018年的藝術品市場,買家的需求和結構性調整也愈加明顯。可以看到的是,春拍中李可染的《千巖競秀萬壑爭流圖》、朱耷的《墨梅圖》以及艾軒的《有志者》都被新買家收入囊中,而秋拍中以2.875億元成交的潘天壽《無限風光》、以1.334億元成交的傅抱石《蝶戀花》以及過億成交的安思遠舊藏碑帖十一種均由剛入場不久的新買家競得。

  其實,在過去的幾年中,新入場的買家大多處于觀望和試水的階段,但今年新買家的出手卻十分踴躍。在季濤看來,新藏家入局很正常,大藏家來之不易,每年都會有百分之二三十的新人入場,但能夠出手幾千萬甚至上億的頂級新藏家并不常見。

  新買家的大膽出手無疑為藝術市場注入了新的活力,這也意味著新藏家從中低端拍品開始關注并參與競拍億元拍品。但無法忽略的是,無論是新買家還是老藏家,多數藏家仍處于年富力強的年齡階段,要等到這批藏家的后代釋出藏品還需要二三十年的時間,未來僅靠現有存量顯然難以滿足藝術品市場日益增長的需求,這也讓“調整”和“改變”成為了這一階段常被提及的關鍵詞。“在買家需求量不斷增長的形勢之下,藝術精品在供不應求下上漲似乎不言而喻。而那些普貨藝術品只會在與精品價格拉得過大后才有可能實現補漲,這也意味著藝術品市場的爆發期不會在2019年出現。”季濤說道。

西甲马竞夺冠